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绍兴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18:00:2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绍兴白癜风医院,北京哪间白癜风医院好,武城白癜风医院,江西白癜风初期病因,可以治愈白癜风好的中医,济南白癜风主要症状,吉林如何治愈白癜风

4月27日播发的《(体育)题:背海而生——一个渔民的叛逃(上)》稿,十一段头“陈宝水的父亲是鸡山乡1953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干部”请改为“陈宝水的父亲是鸡山乡解放后的第一批干部”;倒六段中“他先到县里向城管叔叔借了200块钱”请改为“他先到县城管叔叔借了200块钱”。谢谢。

新华社体育部

2017年4月27日

修改后的稿件全文如下:

(体育)题:背海而生——一个渔民的叛逃(上)

新华社北京4月27日电 题:背海而生——一个渔民的叛逃(上)

新华社记者沈楠、吴俊宽、夏亮

有长达22年的时间,陈盆滨的脚下只踩着不到两平方公里的陆地。在人生的最初十年,他便探索完了这座岛屿的每一道缝隙。小学一毕业,他便循着父辈的足迹——下海了。

靠海吃海长大的孩子,却无法与大海真的亲近起来。下海捕鱼的时间愈长,他便愈发地想登陆。九年之后,当他突然有机会发现,一把子力气保证不了渔获的丰盛,却能在陆地上闯出别的名堂,他便一把抓住这根缆绳,再不撒手。

用16年的时间,他把自己锻造成了中国“跑神”,在那些常人闻所未闻又极端艰苦的比赛中树立了名声。踩过七大洲的土地,跑过近万公里之后,他从一个疯跑的独行侠,成为被追随、被追捧的明星。

当他的名字渐渐需要被提起的时候,人们喜欢冠以“中国阿甘”的前缀。事实上,他们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,只是“跑”对他们有着一样的最初的意义:发足狂奔,就是挣脱过去的绑缚。

(小标题)继承

从北京坐高铁八个小时到浙江东南部的温岭站,换汽车一个小时到玉环干江镇,接着等过路车坐半小时到栈台码头,再换快船20分钟,才到鸡山岛。出了码头第一个坡往上是龙王庙,一家海鲜饭店横在坡脚到庙之间的半腰,做着岛上最门面的生意。

二三十年前,这里更似孤绝之地。开往大陆的船一天一班,随着潮汐往返楚门大坝,单程一个半到两个小时。岛民们运渔产过去卖,换成蔬菜和生活杂物再返回,而大部分人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从未离开。那是岛上人口的顶峰期,有五六千人。

岛上的男人分成两类,一类下海捕鱼,一类山上加工。在陈宝水看来,小儿子盆滨天生就是捕鱼的料,像上天对家里的恩赐。

陈宝水的父亲是鸡山乡解放后的第一批干部。1963年,他在北山高处盖起一栋总面积150平方米的两层楼房,一时显赫。按照上一代人的安排,往下三代的字辈是“瑞、宝、盆”,台州话听上去像“聚宝盆”。到“盆”字辈出生,家景距离老人朴素的期望似乎更远了。那栋小楼一度四代同堂,住进16口人。

陈宝水用“峰”和“滨”给两个儿子命名,一山一海,就是岛屿的全部。盆滨很小的时候,捕鱼从生产队变成了个体,这意味着每一条船各自的努力和运气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收入多寡。

盆滨的个子没有哥哥盆峰高,但是力气惊人,且从不惜力。六七岁的时候,父亲给他做了两个小桶,挑着去山下打水。顺着起伏的石头小道往回走,他咬着牙把歇脚点往后推一点,再推一点,直到一口气挑回家。陈宝水觉得,这样的体格和脾性正适合打鱼,于是安排他上完小学就跟着下海。

“我们都是捕鱼的,不捕鱼干什么去?读书也没什么用,不读书就可以赚钱去。”

盆滨倒是对读书没什么兴趣,跟父亲一样,13岁就跟着大人们出海了,一年学习期之后,正式上岗。做饭、放网、收网、打扫、修理……所有的活他都要干。一如既往地,能用100斤的力气他绝不只用99斤。船上七个人,他总是最后一个休息的。

“那时候年纪小,要是别的大人觉得我不行,我爸就要雇人来帮忙,所以我必须努力干活。”

他成功地站稳了脚跟。

(小标题)叛逃

“你喜欢捕鱼么?”

“不喜欢。”他摇着头说,问题和答案之间没有任何停顿。

“每次出海之前我都不想出去。一年的时间有半年出去,回来之后也要睡在船上,因为要看管渔船……很讨厌。太苦了。”

这种苦的记忆甚至淬炼成了一味药,在后来那些动辄两百公里的奔跑中,专治惰怠,一吃见效。

陈宝水记得,当年出远海单程18个小时,一趟十来天,总有人必须保持清醒。那时候没有救生衣,陈盆滨掉过两次海里,一次被哥哥及时发现,一次幸运地抓住了绳子。他最害怕的是一次马达突然停了,水流很急,船逼近绑在两个岛屿之间的网,钻进去就得翻。

“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我哥会没命的,他不会游泳。我跑到船舱,使劲摇使劲摇,就在还剩十多米的时候,(马达)摇起来了。”

再危险的工作,如果它是唯一的谋生手段,人是顾不上理会恐惧的。

鸡山依傍的玉环身处改革开放前沿,原本资源贫瘠、交通不便,人们不得不以智慧和勇气去博生机。到20世纪90年代,这里的民营经济已经初成气候。

半岛上修了更多路,连接小岛和大陆的船次也多了起来。人们渐渐听说:打鱼挣得比种地少,种地挣得比打工少,有胆子的自己办厂,发达了……岛上的房子盖得见缝插针,石子路曲折逼仄,对渔民身份的安之若素在夜不闭户和家长里短中摇摇欲坠。

新千年的第一个春节,陈盆滨的心思也活络起来。乡里办俯卧撑比赛,他埋头连做了438个,才发现对手早放弃了。600块的奖金是他近22年人生中最大的一笔横财,而在乡邻中迅速传播的名声还有一丝光耀门楣的意味。

“我从小就喜欢武侠,当冠军的感觉和当大侠差不多吧。”

六张大钞没隔夜就上交了父母,但那晚他睁眼躺着,心里开始“长草”。

当时温州电视台有档“电视吉尼斯”节目,举办各种新奇的比赛,胜者有奖金。转年年初,他先到县城管叔叔借了200块钱,再到码头坐船两个半小时到了大城市温州——那是他当时在陆地上走到的最远的地方。第一个比赛失败了,怕回乡丢面子,他就索性彻底结束了渔民生活,边打工边等比赛。

得知儿子撂挑子,陈宝水勃然大怒,却鞭长莫及。

“他是壮劳力,他跑了谁捕鱼?这些乱七八糟的比赛,能填饱肚子吗?!”

等到5月份,陈盆滨肩扛20公斤桶装水一连走了14个多小时、70多公里,终于拿到了第一名。

这个国内早期的草根真人秀节目,带给陈盆滨最大的冲击是电视惊人的传播效能。看到自己成为电视机里的主角,围观者之众超过了鸡山岛民几个数量级,他内心荡漾起难以言说的成就感。他开始频繁参赛,甚至包括“吃杨梅”“抓螃蟹”比赛。

然而到2003年,“电视吉尼斯”被叫停。其他为数不多的比赛,报名费和路费也超出了陈盆滨的承受力。他几乎无以为继。(未完待续)

附件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卤米松乳膏能治疗白癜风吗